搜索
搜索
左手查理·芒格,右手道德经
谈一点学习浅见。
Details 白箭头 黑箭头
误会才是常态
有时别人对我们的错误看法,就随他去吧,真的不必太过放在心上。
Details 白箭头 黑箭头
重阳安康!
祝各位老人们节日快乐,身体安康!
Details 白箭头 黑箭头

曾是惊鸿照影来

2019-09-27 14:25

早些年南唐后主李煜曾在《乌夜啼》有云:“自是人生长恨,水长东。"

 

人生令人遗憾的事情太多,如同那东逝的江水,不休不止,永无尽头。几百年后,南宋才子陆游便在至情至性之爱中,深尝这份遗憾。

 

 

某个春日晌午,陆游漫步至沈园,迎面走来一素衣女子,他不经意抬头一瞥,竟是阔别数年的表妹唐琬。这个刻骨铭心的身影,就这样从自己的身边走过,纵是四目相对,却也不便诉说。

 

而他,几年来虽借诗酒压抑着对她的思念,但到四目相对时,旧日的情感,全部浮于心头,深深浅浅的寄托在文字里。

 

一阵轻风扑面,唤醒沉沉旧梦。他提笔在墙壁上题了半阙《钗头凤》,一字一句,全是思念,当他看到唐琬的背影和她的丈夫一起离去,他的心悲痛万分。

 

次年春天,唐琬再一次来到沈园,徘徊在曲径回廊间,忽然看见他当年留下的题词,她悲痛万分,这些年来,心中无时无刻思念着他,于是,她亦题下了作为应答的《钗头凤》。

 
 
 

追忆似水流年,叹惜世事无常。无法倾诉的情感与遗憾像在心中燃起了一把火,时时刻刻在灼烧着她,使她日趋憔悴,抑郁成疾。

 

终于,在一个秋意萧瑟的日子里,唐琬怏怏而卒。而陆游便常在沈园幽径上缓缓独行,追忆脑海中那惊鸿一瞥。故此,他写下了两首《沈园》,抒发自己心中的遗恨。

 
 

此后沈园数度易主。尽管事隔多年,往日的情谊却未曾减淡,反倒是随着年岁的增加,而逐渐变得厚重了起来。

 

84岁那年的某个春日,陆游忽然感觉身心舒适、欢快无比。原要上山采药,却神差鬼使地折往沈园。触景生情之余,他写下了最后一首沈园情诗,半生的痴情,半生的遗憾,尽现在此诗之中。

 

风烛残年,陆游急疾而书,早已泣不成声。此后不久,他便与世长辞了。

 

痴情已成往事,一生遗憾,半生孤单。好一个“曾是惊鸿照影来”,令陆游“梦断香销四十年”,人生几多风雨,失去的往往令人回味,痛苦的让人难以忘怀。那相思的海棠,那断肠的海棠,成就了今天沈园的声名。

 

问世间情为何物?相思红恰是断肠花。

 

我要留言
验证码:
验证码错误!
发布留言
全部评论
已有0条评论
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
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。

每日阅读

篆刻大师魏彪先生为弘原文化篆刻名章
2018年8月19日,曾为莫言、贾平凹等名人篆刻过名章的魏彪大师,通知我,经月余的斟酌构思,“弘原”的名章已刻就。
Details 白箭头 黑箭头

广告

招租广告位

发布时间:2019-06-19 00:00:00

弘原文化

最受欢迎

人物专访      美术作品      建筑文化      经典文章      弘原新闻      投稿      商城      关于弘原      联系我们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弘原文化. 粤IPC证 17100809号 

     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珠海